锤基隔壁的小裕子🍃

卧槽!妈妈呀妈妈呀妈妈呀!!!!!!

浮想联翩~~~_(:зゝ∠)_

五刷雷神3

五刷雷神3,都是IMAX场子的。
我觉得我这个月工资都花在这儿了
_(:зゝ∠)_

三刷雷神3的我(:3_ヽ)_
就跟包场了一样(:3_ヽ)_
木有人啊!木有人!_(:зゝ∠)_

观你们楼诚影视公司《精绝古城》有感🌝【并不是】

看了太太剪的精绝古城,惊艳的一批。然后脑抽唱了一次BGM🌚贼jb难听。

但是劳资就是要发出来🌚🌚🌚【一巴掌胡来】
毁歌儿真好玩儿_(:зゝ∠)_

链接在评论。。。

真是一个糟糕的想法🙈🙈🙈

反剪【划重点】在背后的手真好看prprprpr~🙈🙈🙈

啊啊啊啊啊啊啊凯宝啊啊!!!翘臀@#?#&%¥$☆✘♢@【语无伦次ingψ(`∇´)ψ】

这个身材我真的【喷鼻血】(≖ᴗ≖๑)

emmm...撒娇的平平🌝🌝🌝?

一只很馋很想吃东西的小狐狸,一直在撒娇,这小萌音…… UP主: Schwule http://www.bilibili.com/video/av8366994

【谭赵】明暗关系 1

我TM把第一段的一米八几的个头,看成了一米八几的一个头😂😂😂😂😂😂😂😂😂😂

somnium:

谭宗明快走了两步,把一米八几的个头塞进连锁快餐店的门框里。猛吸了两口,把烟在地上摁灭了。四下没瞧见垃圾桶,他顺手把烟屁股揣进风衣口袋,胳膊肘捅着门挤了进去。


 


这嫩枝抽芽时的雨啊,滴沥滴沥地,还挺喜欢人。


歪着脑袋靠在门边,隔着一层玻璃瞧外面。要不是老严又他妈迟到了,谭宗明想,他欣赏的情绪还能更饱满些。


 


今天约着回校看老师。没什么理由,谭宗明得空就想回来看看。


他四年级转学进了这个校门,实验班三十来口人,一路念到高三,除了寒暑假一天也没分开过。


每天蹬着辆小自行车,从军博背后的家属院一路杀到灯市口。


那时候家里够资格了,能用轿车给送到校门口。谭宗明志气多大啊,一个巴掌拍在茶几上,不行!太丢人了,以后在学校没法儿混了!


 


劳动课上剪豁了同桌的刘海,篮球场背阴处比谁滋得远,猫腰捡橡皮顺便从短袖袖口偷瞄女生胸部……啧,还像在昨天。


转眼间他都奔四张了。大老谭大老严不再是勾搂着肩膀的小哥们间的亲昵外号。成真的了。


不能细想,一想就觉着吓人。但谁先开始不带那个“大”字地称呼对方,已无据可考。


反正他现在是老谭了,好不容易等来了老严。


 


吴校当年也不是校,只是小吴老师。即使添了皱纹,班主任的脸仍有威慑力。


老谭垂着手站好,“您出来接我们啦,”把这句恭敬地递上去。


小吴老师对谭宗明好,从他还是大老谭、跟“金融大鳄”这种大酸词儿没一点关系时起。


他成绩不赖,但性子顽劣,小吴老师没少操心。毕业后和当年隔壁班的女生发展了超越同学的情谊。姑娘父母反对,小吴老师跑去以人格担保这个学生人正心好,值得托付。


虽然这段感情最终自己偃了旗息了鼓,但小吴老师的壮举还是让谭宗明一想起来就感动——这么头脑发热的人是怎么当上副校长的。


好在看人挺准,谭宗明点了点头。


老严后来也听说了,指着谭宗明鼻子嘬后槽牙,你说你现在这么衣冠禽兽,对得起小吴吗。


谭宗明嘿嘿乐,怎么对不起,我可没变过。


 


没什么事儿,就坐坐。三盏茶的功夫,一高一矮的两个也就出来了。


外文书店离学校不远,还有点时间。谭宗明拖着人过去。


老严不情愿,“你以前常来,我可不好这些个酸文假醋,”被谭宗明一膝盖顶在胖屁股蛋上。


得,这下不但进去了,还是就着惯性扑上去,看起来特别迫不及待的那一个。


 


地图还在二层西侧。小人儿们最喜欢的漫画又在季末盘点。谭宗明晃荡到四楼。古典音乐CD架子二十年没变,从陈设到价格。国营就这点好,没人买也不倒闭,专保管旧人记忆。


 


谭宗明正随手摸索几张碟片,忽听到咔哒咔哒几声皮鞋响。今日大大地反常啊——这片儿除了自己,竟然还有别人。


他循着声音走到那一排边上。两排货架间的通道里,一个高个男孩的背影,正迤迤然溜达着,浏览CD。


 


“喜欢德沃夏克啊,”他开了腔。


——呵,看来那边还有一个人。


 


“有品味!”


——哎?这是哪一出儿?


 


“不少喜欢听古典音乐的人,只知道贝多芬莫扎特。”


——别,等等!


 


“大师的作品当然值得赞赏,不过德沃夏克的朴实亲切,自然流畅,也别有一番韵味,”


——哎哟我艹……还是没拦住……


 


这半吊子还一套一套的,谭宗明牙碜。后来那男的又说了什么,根本没忍心往下听。


他拱起身子,凑合着老严咬耳朵。


“唉,这宝贝,听见了吧。对面站着的要是我姐,你猜得怎么着?”


 


谭宗明清清嗓子直起身来。特有仪式感地撸一把袖子,蜷起胳膊肘,把手杵在腰侧。然后翻了老大个白眼,连带得整个脸都抬起来。


老严已经嘿嘿嘿嘿得上身直抖了。


 


谭宗明拿下巴颏指着他,动作很小地一扬一顿。音儿里还掺着点娇蛮,吐出一句,


“你丫傻逼吧?”


 


噗哈哈哈哈…… 俩中年男子乐得直不起腰。


 


 


男孩慢慢回过身来,露出被挡住的姑娘,小腿又细又白的——老严不笑了,挺胸收腹。


谭宗明也顺着他的眼光,打量起对面。


 


老严这个傻帽。


小妞儿也就还成吧。


 


那男孩才是真拿人。


也不知道他听见了没。一双眼亮晶晶的,似怒非怒地望过来。唇角半嗔半笑,说不准是生气还是妖娆。


我滴乖乖。


老爷们儿谭宗明,突然想念句诗,“双瞳剪秋水,十指剥春葱”。


 


但他仍以家姐的身份站着,得对得起姿势。最后秃噜出口的还是句白话,


“哟呵,还挺俊。”